溪卿子

吾乃夷陵老祖座下走尸是也!

我就弱弱的宣个群....
十分不正经的√
正好4号要去魔都萤火虫漫展,会在群里返图哒
要是网速ok会开直播的

画了几个表情包~指绘的~
本咸鱼画技不精致歉
因为是表情包,所以图会特别小!会特别糊! ​​​

【暗表】猫化病(上/补充)

咸鱼了好久,只码了几百字,先放出来,补充一下上部分。

(上)请戳评论链接
——————————————
游戏的眼睛感受到了光,是...早上了吗。
为什么爷爷没有来叫我起床...上学要迟到的...

“唔...喵~”

打个哈切准备起床的游戏华丽丽地愣住了。

哦我忘了,我变成猫了...在亚图姆家里。

看到卧室墙上的挂钟,四点了,又瞅瞅窗外,是和昨天一样的夕阳。亚图姆应该快回来了吧?
不对,亚图姆是学生会的,不会这么早回来。

“妈妈和爷爷发现我不见了会不会伤心啊...肯定很着急的...”

爪子轻轻扒着被自己压变形的毛巾。

“有点...无聊了”

试着站起来走了走,虽说是四只脚走路,但意外地很顺。就是因为饥饿脚步有点虚浮。

“好不容易到了亚图姆的房间...不看看的话有点对不住自己。”

游戏说到做到,乖巧地坐在窝前边就开始欣赏自己现在的居所。

意外的干净呢,亚图姆的房间。风格很成熟啊。

轻巧地跳到书桌上,桌角是理得很整齐的一叠卡片。

“亚图姆同学居然也玩决斗怪兽的啊!要是有机会和他一起玩就好了。”

亚图姆威风凛凛地抽卡的样子,肯定很帅啊,然后就会有很多女生在旁边尖叫了...亚图姆好像从来就没怎么注意过身边的女生呢。

游戏变成猫的时候胡思乱想还是不会停,越想越离谱,满脑子都是亚图姆了。

“嗯...好饿”

亚图姆这么细心,应该不会忘记给自己准备食物的吧...

站在高处看的多,亚图姆要是准备了应该会把食物放在容易够到的地方,比如...窝前面。

回头一看,一些猫粮摆在一张大大的厚卡纸上。

“嗯?亚图姆同学以前养过猫吗?还备有猫粮。”

...味道不错,为什么我这么适应猫的生活了...


“我回来了,伙伴”

伴随着钥匙插进门锁转动的声响。
亚图姆进来卧室环视了一圈,没有在窝旁边看见那可爱的白色毛团,猫粮已经吃完了啊。

深紫的眸子顿时充满了失落与了然,他撇了眼旁边打开着的窗子,这是他今早打开的。

“果然还是跑走了吗...”

视线又落于床上,原本平整的被子中间突出了一个小包,还有轻微的上下起伏。

“原来如此(笑)”

将被子轻轻撩开一点,露出了这个小团底下的小东西。

“在我床上睡得挺香嘛,伙伴”

“明天正好是周末,就带伙伴去买点东西吧。”

“晚安,伙伴”


【暗表】猫化病----(上)

猫化病是喜欢一个人的话,会变成猫一周。
这一周你会接触你喜欢的那个人。
要是ta还没有喜欢上你,一周后你变回来就会失去那一周的记忆,失去对ta的记忆,对ta的爱。

是自己的胡思乱想的脑洞,撞梗致歉。
————————————————
“你有听说过这么一个传闻吗?”
“一个关于猫的传闻...”

校花喜欢着校草,
那天校花失踪了,
校草开始养猫了,
猫天天粘着校草,很幸福的样子。
一周后,猫咪跑掉了。
校花回来了,但她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居然连校草也不记得了。

武藤游戏凝视着窗外渐沉的夕阳
耳边是女生的细细碎语
......
他喜欢着班里的学霸,亚图姆。
别人都说游戏长得很像亚图姆
但是气场截然不同
似乎是亚图姆更加吸引女孩子吧
他长得又好看,学习也比他好。
毕竟他可是看见过很多次女生送情书给亚图姆呢

“亚图姆怎能可能会喜欢上我呢...到是...这份心意本来就是不可能被允许的吧。”

明明不会在意的...明明决定了的...但是为什么我总是止不住回过头注视他的目光呢...

“哈~我温暖的被窝~”
刚刚洗完澡,头发上还笼着一股湿气。
早上的时候妈妈把被子拿去晒了,现在被子上是太阳的味道,温暖的味道。
游戏把头深埋进柔软的被褥,呼吸着这使他无比安心的味道。

“猫的传闻...吗...”
“要是我变成亚图姆的猫...会不会很幸福呢?”
“诶?!我在想什么啊!不行不行!睡觉睡觉,啊我睡着了啦!”
察觉到自己的思绪又飘飞到亚图姆身上,游戏的脸飞快地红了,可能也带着刚洗完澡的原因。
他抱住被子狠狠揉了几下,有些神经质地突然把自己又蒙在被子里。

“不要想他啦...我们是不可能的...”
半晌,被子里传出来闷闷的声音,房间又安静下去了。

“好...好冷...”
即使蜷缩成一团也不会给自己带来片刻的温暖。
“...难道我就要这么被冻死了吗...好可惜...我还没有女朋友诶...”
无边的黑暗压得他透不过气,眼皮好沉...抬不起来...感觉有什么不对。
不远处有脚步声回响
求生的欲望让游戏呜咽出声

“呜...喵...”

诶?!猫叫?我...我发出来的?!

“猫?在这种地方...”

熟悉的声音从上面传来,随即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不用担心了,我来带你回去吧。”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台灯灯光照在身上有些暖意,而自己憧憬的亚图姆同学正在认真地帮自己...理毛...

“虽然是流浪猫,但你身上很干净呢,没有跳蚤,你真的没有主人吗?”

“喵...”

果然,出口的话只能变成猫叫,但要是猫能说人话才是不正常吧

“伙伴真好看啊...好像不是大品种呢...啊抱歉,私心叫了你伙伴。”

亚图姆俏皮地对游戏眨了眨眼,深邃的紫色凝视着他,神色中是在学校没有见过的温柔。

“亚图姆对其他女孩会这样吗...”

心里有点不太舒服呀 ...

游戏贴近他的手,很干净,修长,和他的完全不一样呢。
游戏温顺地舔了两下手背,抬起头,用浅紫的眸子看着他

【我没关系的哦,称呼什么的,你喜欢就好啦。】

“...伙伴好可爱呢...不早了,洗个澡再睡觉吧。”

轻轻抱起这一团小东西,走到卫生间拿出一个水盆。

游戏在一旁看着亚图姆的动作。

“洗澡啊...很多猫讨厌洗澡的呢...”
“没想到亚图姆肌肉这么棒啊...”
透过白衬衫能隐约看见亚图姆很好的身材,转过来时解开的两颗扣子露出好看的脖颈和锁骨,有些淡淡的小麦色的肌肤更是让人看红了脸。

“还好有毛...羞死了...”
“明明决定了不再像亚图姆的...已经全盘崩溃了吧哈哈”

脑内进行着胡思乱想,亚图姆已经忙完了,他捧起游戏小心地让他接触水,适应水温。意外的,他没有挣扎。

“伙伴好乖,不讨厌洗澡吗。”
他撩起水细细淋在游戏背上。

被宽大的手掌搓弄着,亚图姆总能精准地找到自己身上瘙痒的地方,好神奇啊。
温暖的水包裹着他,睡意弥漫。

“喵呜~”

“伙伴困了啊,哈切打这么大了,头都要点到水里了哈哈。”
冲掉了身上的泡沫,亚图姆把他从水里抱出来。从旁边抽出一条毛巾擦拭着游戏湿漉漉的毛。

“伙伴沾湿了好丑啊哈哈”

“嗷呜!亚图姆同学太无礼了!”
游戏脑袋蹭蹭亚图姆的胸口。
水沾湿了衬衣,湿掉的衣服黏在亚图姆身上。

“诶,伙伴生气了吗?对不起对不起啦。”

“说着对不起可是你的表情完全出卖了你啊!”

吹风机强劲的风力将游戏被搓弄的半干的毛吹得差不多了。
亚图姆从衣帽间抽了几条厚实柔软的毛巾做成了一个简单的窝。

“抱歉啊我的床太小了,先将就下吧。”

瘫在毛巾上,唔,有点灰尘的味道。
亚图姆转身又进了浴室,水声响起。

“这不会是做梦吧...”
游戏眯着眼注视着浴室的方向。
“太不真实了”
回想着傍晚时班级女生说的话。
“一周吗...一周后,又会发生什么呢。”

——————————————
再白嫖就谁都不认得我了哈哈哈哈,
想当初我也是活跃一时啊。

没码字,明明说好的我没码字哈哈哈
不想上色了上色无望啊
以后上色了就补发吧
明明米有王还打了暗表tag。。。
(这是个王捡到无家可归aibo的故事√)
(不会写的放心吧嗯)

【暗表】《梦呓录》Part.1~5

私设如山!!

其实是巨短小的刀子集合地?(被打)

aibo生日前一天发刀子我也是心大哈哈哈

其实是为了让大家明天更好地享受糖(强行口胡)

是有糖的啦,只不过要自己抠(土下座)

几个小时后我会放每一篇的解释,见底部

如果ok,那就go↓
————————————————

花落了

暗淡的紫红色寓示了他的离去

新生命正在萌发

比原先更鲜艳的紫红色证明了他的归来

“我们会再见的”

澄澈的紫眸含着笑

“一定会的”

他说

——Part.1   对话
【神明与“神明”】

——————————————

钟坏了

时针静止不动

秒针匆匆向前

每次的重合

每次的错过

不必担心

还有下一次呢

还有许多次

每一秒种

终会幸福的啊

——Part.2  遇见
【时针与秒针】

——————————————

“先生要来点方糖吗?”
“嗯...”   “来少点...就好。”

“要加点方糖吗?”
“嗯嗯!多... ...还是少点吧。”

伙伴不是喜欢甜的吗?
另一个我不喜欢太甜的啊~

——Part.3  回味
【方糖与咖啡】

——————————————

我讨厌你

你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你的样子,声音,一切都占据了我的心

你改变了我的一切

...  ...

那你为什么要离开呢

我真的好讨厌你啊(笑

...  ...

才怪咧

——Part.4  讨厌
【讨厌与“讨厌”】

——————————————

“他越来越像他了”

友人说的话不断回放

是呢   我不过是他的影子罢了

夺目的阳光刺激着他的眼

抬手遮挡   身下的影子也做出一样的动作

“只是个假货呀”

他喃喃出声

“如果是假货的话”

“如果只是模仿的话”

“为什么我会这么在意他”

“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痛呢”

——Part.5  影子
【阳光与暗影】

———————tbc———————
好的,我准备好收刀子了,不要大意地来吧!!

(这部份解释会在这放出)

(下一部份链接将会在这放出)

我明明是敲字的却在这里白嫖摸鱼,还画不出aibo十分之一好看,爆哭

(就当我6.4生贺了...)(才怪)(6.4上课不能敲字真难受)

【暗表】困扰的心--游戏视角

这是个很平常的日子,床上人的动作牵带了薄薄的毯子,他揉了揉眼睛,坐起来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听着电话。

他依旧被好友吐槽着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

没有夸大


原决斗王,现kc社game研发部部长,武藤游戏,到34岁都还没有配偶!

情感经历干净得像张白纸!

本应身边异性成群,自己也是桃花运好到爆,拐个弯都能碰上美女搭话的武藤游戏

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




_______________
早上七点,准时被好友一通电话叫醒的武藤游戏正在一脸无奈地听着电话那头好友城之内的长篇大论。
游戏一直都很吃惊,城之内每天都能扯出这么多有的没的心灵鸡汤。
自从那天后,来自好友的问候就不间断,每天都会准时收到来自好友的问安。(要是没回就会收到连番轰炸)

已经整整十七年了

游戏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电话那头的长篇大论也重要是结束了。
游戏趁着他说到口干舌燥,向身边人要杯水的功夫赶忙开口“啊啊...城之内你再讲下去我就要迟到了...你知道的...迟到的话...”
城之内慌忙将一口水吞下,一拍额头“抱歉抱歉!我都忘了时间了!那我先挂了,等会儿再打哈!”
“啊城之内!其实不用一直打电话给我的!我...”其实早就没事了...
耳边传来的提示音告知这位原决斗王通话已经断了的事实。
“还是这么风风火火啊...”

黑色衬衫的扣子还未完全扣上,露出了精瘦的腰和那完美的锁骨。肩头部分皮肤暴露在空气中,白皙带有刚起床的红润。
侧身坐在床边,身后的落地窗洒下大片晨光,使他整个人大片蒙在阴影中,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唯余那抿紧的唇。
良久,他叹出一口气,一声呢喃细不可闻。

“另一个我...”

--------------------
修长的手指扣上扣子,洗漱好以后随便拿了块面包就套上外套,戴上兜帽出门了。
现在他过得可比那些当红明星还要惊险,不遮一下,就等着马路变成大型车展吧。
其实原本他的名声还没这么响,在外人看来不过是个长得养眼的资深game设计师罢了。
去了决斗王的光环,日子终于是舒坦了,再没有频繁的决斗,这还得多亏海马挡下了不少。

原本以为自己会一直这么下去,变回一个普通人,但事实总会出岔子。
最近决斗界出了个十分强大的决斗者,就像石头里蹦出来的一样,一出现便掀起大片惊涛。
他称自己叫“暗”。
是个高中生,17岁。

这还不算什么,大赛出黑马是很正常的。
最令人在意的是...他几乎与初代决斗王几乎一模一样!
这给了民众不小的冲击,纷纷猜测暗是不是游戏的私生子,但这个猜测直接被推翻了。
人家决斗王17岁念书时就生了个孩子???胡扯。

还有种被大众所接受的说法是这俩人确实有血缘关系,毕竟暗也没有公开姓名,如果他是不想借着游戏的光环拿到决斗王的称号呢?
很有道理的样子,这俩人长得这么像,没有血缘关系难道是巧合?哪有这么巧的!

但是游戏和他的朋友们都知道这纯属是在扯淡,确实有这么一个巧合...
---------------------
游戏小心又快速地走在街上,避开人们有意无意的目光。
还好现在还早,没什么人,要是下班的时候也这么畅通无阻就好了...
其实出行不便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
原本在游戏的努力下,终于少下去的“来自好友的关心”又增多了!近乎是原本的两倍!
所以为了防止城之内突然来一通电话并高喊出他的名字,他必须得加速赶路。
但是多亏了这个,游戏的体能到是上去了...

等赶到kc社,已经迟到了,游戏心里暗道不妙,打算悄悄咪咪地闪进研发组。
事与愿违,一进门就看见了黑着脸早已等候多时的海马社长。
“哈...海马...早...早啊...”硬着头皮上去打招呼,声音却是渐渐弱下去。
于是研发组员又一次看见了自家组长被自家社长拖出去谈话。

游戏一脸如释重负地回来后假装自己看不见底下一大片的哀怨气场。
近乎每天都能看见社长一身低气压地在这等游戏社长,虽然时间没有太久,但绝对会精神衰弱的啊喂!(这是来自部员的内心咆哮)
----------------------
等挨完了这一连番的电话轰炸,结束了今天的任务后,武藤游戏难得地想出去溜达一下。
嘛...只要小心点就不会被发现的对吧?要是可以,顺带买个汉堡也不错~
游戏想着自己已经好久没吃汉堡了,美滋滋地套上外套,步出了私人办公室。
迎着组员恳求的目光,踏出了门。

“今天风有点大啊,好像要下雨了。”
拉住帽沿,皱着眉头看了眼这昏暗的天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

这世上最悠闲的人莫过于他了。

开始密集起来的人堵住了不宽的路。
“交通事故?”不愿在人群中多待的游戏想原路返回,汉堡下次买也是可以的。
人流却将并不高大的游戏往人群中推去。
“嘛...终归会出去的...”游戏抱着随遇而安的心态,放弃了挣扎。

等走近,一栋熟悉的建筑物闯入了他的眼中。
“这...童实野高中!”
这个地方,是一切的开始,短短一年的时间,改变了他的一生的走向。
他遇上了自己的好友,以及...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人。
周围女生们的话一字不落地进入耳中。
“呐呐,我们今天能见到暗吗?”
“祈祷吧...希望暗今天不要再翻墙了...”
“唔...我高像素相机都准备好了,我一定要拍下我的男神的照片!”
“哈哈,溪子你男神有多少个啊。”
“不多不多,就这两个嘛~”
“啊啊啊!出来了!出来了!暗男神啊啊啊啊啊啊!”
“真的和武藤游戏好像!”

周围的人群突然躁动了起来,在人群的间隙中游戏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张扬的双色头发,金色的发丝骄傲地挺立着,看不出情感的深紫色眼眸不带感情地扫了一眼越积越多的人。
违反了重力定则的校服外套被当做披风穿戴,黑色的贴身衣物显出他极好的身材。
依旧是那么威严,不容侵犯。
一切都没变,一模一样。

游戏愣住了,睁大了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那他最熟悉,又最陌生的人。

其实游戏也久仰了暗的大名,也很好奇这凭空出现的黑马究竟是何方神圣。

可他一直对暗是只字不提,从未打听过他。

或许游戏自己也没发现,他是在害怕。

游戏其实从未正面面对过自己内心的那份情感。

他害怕“他”不是“他”。

然而现在见到了,游戏不禁眼眶一红,差点落下泪来。

“他”就是“他”

心中积压的那无名的东西突然就消失了。

---------------------
风越来越大,天空布满了厚厚的乌云,要下雨了。
一位女学生在整理被风吹乱的头发的时候朝旁边瞄了一眼。
宛如惊雷劈下,女生立马呆住,瞪大的眼睛和微启的嘴无不表示着她的震惊。
“天哪...武藤游戏...”
“武...武藤游戏在这里啊啊啊啊啊啊!”“咔嚓”
游戏一下子就从内心世界中惊醒,自己的兜帽已经被大风吹掉了。
人们迅速地以他和暗为圆心组成了个大圈子。
“早知道就不来了啊QAQ,汉堡什么的以后可以买的啊...”内心崩溃
有些着急地转头寻找着突破口,但怎么可能会有呢?
一时搜寻无果,游戏只好面对着与自己只有十几米距离的暗。
明明人很多,却什么声音也没有,唯余狂风的怒吼。
游戏看见了暗眼中的了然以及纠结,想着自己也是这么一个表情吧。

雨下起来了。

冰凉的雨水作为一个开关,打破了这个僵局。
这对于路人来说是“家人”相见?天知道两位当事人内心活动多么丰富。
围观的人们分散跑开,寻着避雨的地方,一时间也顾不上这两个还在大眼瞪小眼的人。
仿佛是内心的恶魔的驱使,游戏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暗一把拉走。
留下一帮子人在雨中凌乱。
“咔嚓”
“太...太刺激了!!!!!”
之前第一个发现武藤游戏的那位女生捧着手机不顾形象地坐在地上捶地大吼。

---------------------
直接一路狂奔到自己住处,这时游戏第一次想给自己亲友点赞,要是以前的他,绝对跑不下来。
水珠沿着金色的发丝滚落,湿透的外套早在进门时就被丢在了一旁的地上。
身上唯余一件薄薄的黑衬衫贴在肌肤上,勾勒出流畅的身体曲线。
一些水珠顺着锁骨流下,滑进领子形成的令人遐想阴影处。
游戏依然在喘着气,白皙的脸上布满霞色,藏在金发间的耳尖早已通红。
“啊啊啊,我为什么会把他拽出来啦...”
脑子一热就把人拉了过来,游戏此时的心情纠结万分。
两人沉默着,只有外面狂风暴雨在呼号。
灯光照着这两个极为相似的人。
良久...
“伙伴”
游戏微微一颤,一切都是那么地熟悉。
他突然回过头去,快到自己都没站稳。
暗就在那,唇角那是熟悉的弧度,眼中的温柔仿佛要溢出来。

那最后一丝害怕消失了

“我回来了,伙伴。”
“欢迎回来,另一个我。”
------【END】------

(放在后面的话)
感谢看完!不知道大家有木有发现,这篇完全没有关于王样的内心描写!其实是有王样篇的!但我还没写!(拍飞)
(其实是有车的,实力不够,后面再补吧)
再次感谢阅读!(加群嘛?暗表群,记得私聊哦)

花了很多心思画的aibooooooooo
终于会画手了我痛哭流涕【肉肉的好可爱】
全是自己摸的,没有素材什么的【感觉手指头要秃】

刚刚摸了个被枕头呼脸的Q版王。感觉上色好了许多!刘海的调色终于不炸了∠( ᐛ 」∠)_